小说 > > 正文

顾敏芊(穿越1976)小说

2020-07-29

《》小说是一本言情小说,主角是顾敏芊,这里提供顾敏芊小说阅读,穿越1976小说讲述了。估计是潘美云的四嫂没想到自己的婆婆这么说话,一时有些愣怔,潘美云的娘潘大娘是个很和善的人,再加上潘美云的爹一直是村里的领导,自持身份,也不能跟村里那些婆娘一样,大声吵架大声骂人。

《穿越1976》精选:

顾敏芊倒是没怎么觉得,这些不好听的话不愿意听不听就行了,可是敏杰就不一样了,敏杰这个年龄,正好是爱面子的时候,原本自己来人家家里借东西就很不好意思了,还被人家家里人这么说,这会从炕沿上站起来,对潘大娘说:“大娘,时候不早了,我得回家帮我娘做饭了。”顾敏芊听着敏杰的话里都带着颤音了,应该是气的吧。

顾敏芊站起来,潘美云一把把顾敏芊按着坐到炕头上,对敏杰说:“她是个什么玩意啊,你来我们家她管得着,你甭走,就在这里坐着,我倒是要看看,她一个刚进门的小媳妇,还能做得了婆婆的主。”

窗户外面的人这时候阴阳怪气的说:“我也没听说小姑子能做得了娘家的主啊,你说你一个十八九的大姑娘,再过些日子就得找婆家了,还这么不注意,谁家愿意找个爱给娘家做主的媳妇啊。”

潘大娘听不下去了,开门就到北屋门口,指着自己的小儿媳妇说:“老四家的,我闺女找个什么样的婆家不用你操心,也轮不到你操心,你有那心把你们两口子住的房间好好的打扫一下,你自己身上穿的溜光水滑的,看看你们那屋子,都进不去人,过日子可不是驴屎蛋子表面光就行了。”

估计是潘美云的四嫂没想到自己的婆婆这么说话,一时有些愣怔,潘美云的娘潘大娘是个很和善的人,再加上潘美云的爹一直是村里的领导,自持身份,也不能跟村里那些婆娘一样,大声吵架大声骂人,潘美云的四嫂进门这两个来月,就一直觉得自己的这个婆婆是个性子软和的人,却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婆婆是为了自己的小儿子能好好过日子对她多加忍让,前面三个儿媳妇,老大家的稳重,老二家的不经常见面,逢年过节的在一处带不了几天,性子怎么样也无所谓,老三家的是个机灵人,结婚没几天就摸清楚婆婆的脾气,不是没脾气,是为了孩子能忍让而已,三个儿媳妇对婆婆很尊重,实在是没想到小儿媳妇竟然是这么一个棒槌。

潘家老四叫潘家勇,初中毕业就在家里上工,周家村的地跟吴家村的地挨着,没成想潘家勇就看上了吴家村的闺女,看上了就看上了,都是到了成婚年龄的人,潘家老两口找人打问了之后知道这个吴家村的闺女不是个好相与的,闺女呢长得很漂亮,干活也麻利,但是家里的爹娘在村里为的不好啊,潘家勇的媳妇叫吴春花,是家里的老大,后面一溜还有四个弟弟妹妹,吴春花的爹是个不爱干活只爱喝两口的,家里的大小营生都是吴春花的娘还有吴春花带着几个弟弟妹妹干,潘家老两口就有些不愿意了,但是潘家勇愿意啊,潘家老两口就想,孩子愿意,只要是吴春花是个好的,娘家怎么样也无所谓了,找了个媒人两家见了见面,觉得这个吴春花倒也落落大方的,看小儿子实在是稀罕人家,老两口就同意了婚事,反正以后的日子都他们过,过好过不好的都是他们的事了。

刚结婚吴春花倒是没怎么样,这时间一长潘大娘就觉得,这个儿媳妇啊,把娘家看的比婆家重多了,甚至是觉得自己嫁到了这么好的人家,拉拔家里的弟弟妹妹,拉拔娘家就是她的责任了,家里什么都想着往娘家带,那天,老二家旺托人给带了点干海带,潘大娘蒸了煮了之后拌了点凉菜,觉得大家都农忙出工挺累的,吃点新鲜的,谁知道吃饭的时候小儿媳妇来了一句“这东西真好吃,我爹娘弟弟妹妹都没吃过呢,唉,我吃着心里也怪难受的。”当时潘大娘就变了脸,心说,你平时偷着往娘家拿东西就算了,怎么,这东西还得给你点让你拿回家吗,这老大媳妇跟老三媳妇可还看着呢,打那,潘大娘就知道,家里有这个小儿媳妇,日子平静不了。

吴春花没想到当着一个外人的面自己就被婆婆这么揭短,她说:“娘啊,他顾家是什么身份啊,咱家什么东西都借给他们家,你看看,晌午借自行车,下晌借地排车,还这么大大方方的到咱们家,坐在咱家的炕头上,那可是地主家的狗崽子啊,你还把家里的糖给狗崽子吃,你这是要做什么,娘啊,现在这些事人家都是能避着就避着,怎么到你这里还好好的伺候着呢,这不是给家里惹事吗。”

潘大娘被这些话气的浑身哆嗦,指着吴春花的脸,说:“你不会说话就回屋里去,我告诉你,我们家跟顾家什么关系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屋里去,你还想着把地排车拉回娘家去,怎么,两张铁锨看不到眼里去了,这是开始打大家伙的主意了吗?别说你一个刚进门的儿媳妇,你去问问你大嫂,这个家里谁做主,你看看你们两口子的屋里,你们结婚那点子东西还剩什么了,我就没见过你这么败家的,我们给你们结婚准备的东西是为了让你们两口子好好过日子的,不是让你拿着去贴补娘家的,你倒好,偷着背着的把东西倒腾到娘家去,把自己家里搬空了,你就是个傻子。”

吴春花这是被人揭了短了,“嗷”的一嗓子就哭了出来,捂着脸就跑了出去,潘美云已经走到北屋门口了,敏杰抱着顾敏芊跟在潘美云的后面,潘美云看着吴春花的背影,对潘大娘说:“娘,她这么跑出去没事吧?”

潘大娘这会脸都有些发白了,摆了摆手,说:“她能有什么事,敏杰啊,真是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

敏杰听了,连连摇头,说:“大娘,都怨我,我要是不来借地排车就没事了。”

潘大娘说:“敏杰啊,跟你没关系的,这个吴春花啊,越来越过分了,就算是你不来借地排车,我早晚的跟她有这么一遭,这个人啊,实在是糊涂,有了好东西不知道掐在自己手里,都搬到娘家去,去了还能是她自己的东西吗,早晚有她后悔的那一天啊。”

潘美云说:“就是啊,不光是我四哥结婚我娘给准备的东西,我四哥原来的几件衣服她都拿回娘家给她弟弟穿了,这还是上工的时候我看见的呢,娘,你得跟我四哥好好啦啦了,以后他们家过日子什么都没有,不得来扣摖你跟我爹吗?”

潘大娘苦笑一声,说:“我能不跟你四哥说吗,你四哥啊,现在被枕头风给吹的啊,哪里还能听我的话啊,老一辈的话啊,真不瞎,枕头上的风啊,一遍不听两遍听,他们都是成了家的人了,我跟你爹对你四哥已经是尽到我们的心了,后面过好过不好的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我们是不管了,等家里再攒攒钱,给他们盖个房子就让他们出去住去,我们眼不见心不烦。”

敏杰说:“大娘,你别难过了,我四哥以后会明白你是为了他们好的。”

潘大娘摇了摇头,说:“儿孙自有儿孙福啊,我们老了,就不去讨人嫌了,敏杰啊,就是让你受委屈了。”

敏杰说:“大娘,看你说的,我受什么委屈啊,大娘,我先回家了,您也别生气了。”

潘大娘跟潘美云把敏杰还有顾敏芊送到大门口,看着敏杰抱着顾敏芊走远了,娘俩这才回了屋里。

潘美云说:“娘啊,你跟我爹怎么就找了这么个玩意啊,你看看咱们家这些日子给搅得,我看我大嫂三嫂都不愿意到这边来了呢。”

潘大娘说:“你那俩嫂子都是会看事的,人家就怕来了你四嫂心里不开心让我跟你爹不好做呢,我得跟你爹好好合计合计,赶紧想办法给你四哥盖房子,盖了房子让他们自己出去过去,我是不愿意伺候了。”

这盖新房是好事,潘大娘等到潘书记回来把事情这么一说,潘书记琢磨了半天,说:“老四家的确实是不像话,咱们老两口忙活了一辈子,临了了竟然娶了这么一个儿媳妇进门,也算是家门不幸,家勇这个孩子啊,实在是没有他三个哥哥来的有担当,那行吧,你看看咱们还有多少钱,够盖三间瓦房的就行,赶紧给他们起房子,让他们搬出去。”

晚上,潘家老两口把潘家勇喊到自己的屋子,说了给他们盖房子的事情之后,潘家勇当时没有表态,自己的大哥三哥都是结了婚有了孩子就搬出去了,大哥的房子是结婚之前就盖好的,结婚就是在新房里面结的,不过结婚之后一直到孩子挺大了两口子才带着孩子在那边开火自己做饭,二哥是在南屋里面结的婚,后来有了孩子盖的房子,自己也盖房子搬出去是应该的。

潘家勇回去跟吴春花说了之后,吴春花眼珠子一转,有了主意,一番温存之后,第二天,潘家勇跟自己的爹娘期期艾艾的说了自己的想法,说自己是老小,承欢爹娘膝下是应该的,他想要跟父母在一处住着,院子这么宽敞,就不用另外盖房了,听到这里,潘家老两口互看一眼,觉得自己的小儿子也算是懂事的,但是听到潘家勇后面的话,潘家老两口就觉得自己的这个儿子算是白养活了。

潘家勇说,他想先借爹娘准备给自己盖房子的钱,他小舅子准备说媳妇了,家里就三间茅草屋,实在是没钱收拾,他拿着这些钱给丈母娘家盖两间房子,小舅子说上了媳妇,自己的媳妇也能松快松快。

潘大娘气的眼前发黑,潘书记呢,气的一个劲的抽烟袋,潘家勇也知道自己的提议有些无理,说完了之后惴惴不安的坐那里抠手指头,潘书记看自己小儿子的样子,觉得这孩子啊,还是欠摔打啊,狠了狠心,说:“家勇啊,你这个想法我不容易,先不说你只是一个姐夫,你拉你小舅子一把无可厚非,但是盖房子不是小事,花的钱也不是小数目,这些钱是我跟你娘省吃俭用的攒了很多年才攒起来的,你跟你大哥三哥,我跟你娘不偏不向,当然,你二哥有本事,自己在外面混的好,咱们家这些年也是沾了你二哥不少光,你自己心里也有数,再就是你还有个小舅子呢,你给你这个小舅子盖了房子,等到你那个小舅子准备娶媳妇的时候你怎么做?你还要来找我跟你娘再借钱吗?”

潘家勇哑口无言,他其实也知道自己的爹娘肯定不会把钱给自己的,潘大娘说:“家勇啊,你说你这个孩子,怎么就看中那么一个媳妇啊,你呀,早晚得被你媳妇还有她那一家人坑了你啊。”

-

-

相关阅读

caixiaoning8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