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歌舞 > > 正文

在二十多年前,兰州市曾有一个越剧团

2020-08-01

越剧对大部分兰州市民而言,或许曾经在电视中看过,或许曾经在网络上浏览过,或许走过十字街头,听到那句“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不论哪种方式,越剧似乎都离兰州市民很遥远,可是谁又能想到,在二十多年前,兰州市曾有一个越剧团。1956年8月,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尹树春带着上海春光越剧团迁兰,后改名为兰州市越剧团,从此兰州多了一个剧种。如今在那些支援兰州建设的江浙籍人士的记忆中,越剧那婉转的唱腔,悠扬的曲调,时而哀婉,时而绵长,将他们带回到了遥远江南水乡,解了他们的思乡之苦。

越剧诞生于1906年的3月27日。这天,浙江绍兴嵊州甘霖乡东王村的农民们用门板搭起戏台,由当地的说唱艺人登台表演。越剧也由此而诞生。这是一种以浙江嵊州方言和民间曲艺为基础,融合了昆曲、绍剧、话剧等多种艺术的戏剧。故乡在江南的越剧,为何会来到西北的兰州呢?

5月12日,值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尹树春去世32 周年。当年,尹树春是如何带着越剧团,长途跋涉来到兰州的,她给兰州戏迷们留下了哪些值得回忆的往事呢?

今天,就让我们聆听夏天舞讲述的尹树春和兰州越剧的故事。

支援西北,率越剧团迁兰

我是1959年到兰州,比越剧团晚了两年多。那时,我刚刚从上海戏曲学校毕业,著名的戏剧表演艺术家俞振飞是我们的校长,教学管理非常严谨,因而我学得很扎实。我记得很清楚,是2月21日到兰州的。

下火车,已经是半夜。第二天中午,甘肃话剧团的胡耀华老师,就带着我们到南关什字一家小牛肉面馆吃了一顿牛肉面,晚上我们又去陶乐春吃了晚饭。这下,我们高兴得很,当时牛肉面一碗一毛多,而上海的咖喱牛肉面则是一碗6毛。牛肉面量大,而且有萝卜、牛肉等等,真是便宜实惠。陶乐春饭馆内,还有米饭炒菜,这也超出了我们想象。开心得很,赶紧给上海的同学写信,告诉他们兰州的情况。

此时,春光越剧团不仅在兰州扎根了,而且改名为兰州市越剧团。上海市春光越剧团成立于1949年9月。1956年8月,为支援大西北,春光越剧团的全部演职人员,在团长尹树春的带领下,从上海出发,乘坐火车来到遥远的甘肃兰州。8月6日,时任甘肃省省长的邓宝珊,亲自宣布兰州市越剧团正式成立。

对尹树春老师我可是早就闻名了。尹树春是浙江嵊县人,11岁时就在嵊县阳春班社学习越剧。13岁挂牌登台,在杭州、宁波等地演出。后来,进入上海演出,成为名家。她和那时大部分艺人一样,识字不多,但演出技艺精湛,为人极好。靠着长时间在舞台上摸爬滚打最终成为名演员。

在上海越剧界,她和范瑞娟、尹桂芳、徐玉兰等人都是大腕级的人物,是台柱子、挑大梁的。现在,人们并不真正了解“台柱子、挑大梁”这类词的含义。在那时候,这就意味着票房,有众多戏迷喜欢追捧。上世纪六十年代,她跟随剧团到上海演出,此时她已经离开上海十多年了,但观众依旧认她,上台后,掌声如潮,她唱一句,观众就是一阵掌声。整整十几分钟,持续不断。这就是她的魅力。

上门请教,学会扇子组合诀窍

我在戏校时,曾在九星大戏院看了尹树春演出的《西楼记》、《十五贯》。但没想到,竟然在甘肃兰州能认识她。

事情是这样的:我到兰州后,组织上把我调到兰州艺术学院任教。我们酷爱演戏,总想着在舞台上展现自己的风采。对当老师,有些不想去。后来,想无论如何,总算没有脱离戏剧这个行当,就去教学了。由于,刚从学校毕业,没有教学经验,我先远赴上海母校求助。当时,我的老师吕云南说,你到兰州在教学上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去找尹树春,她业务上造诣高,人品极好。

我第一次见到尹树春团长是在1960年的八九月份,当时学校的学生已经放假了。我计划下学期编出一段扇子组合,作为重点讲授内容教给学生。扇子是戏剧中常用的道具,在提升人物形象,表达人物心理方面,有着很重要的辅助作用。就去向她请教。

尹树春那时住在兰州剧院边上的越剧团的家属院里。我记得是平房,屋子里摆着大立柜。我说明来意,说是吕云南老师的学生。她非常热情,稍事寒暄后,我将编出的扇子组合,做给她看。然后,她就一一指出其中的不足,给我详细讲扇子点拿开合的诀窍。学了一个多小时后,我对这段扇子组合有大幅度的提升。我离开时,她硬给我塞了一个苹果。这一点,令我牢记至今。当时,可正是1960年啊!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尹树春。后来联系并不多,真正认识她则到了1979年。我调到刚恢复起来的越剧团,负责学员队。此时,越剧团刚刚恢复不久,演员正处在青黄不接之时,为加强人才培养,团里从江南地区招收了一批学生,分成了大、小两个学员班,统称为学员队。

于是,学员队成了尹团长的宝贝蛋。她不仅让我制定了严格教学学习计划,同时也强调老艺人们对学员们的传帮带。她经常在排练场为学员示范。我记得1980年春节,学员们没有放假,加班加点讲授学习。大年三十是学员们最想家的时候。这天,她把自己购买的排骨、蹄髈交给食堂,让师傅们做了一顿上海风味的年夜饭,和学员过了一个记忆深刻的大年夜。

1980年,我接到了一封来自上海的信。这是同学秦光耀寄来的,他后来曾任上海越剧院红楼越剧团副团长。秦光耀在信中透露,尹团长表演《回十八》时有一手绝活,叮嘱我务必学到手。《回十八》是《梁祝》中的一段,《梁祝》中有一折《十八相送》,然后就是《回十八》。一些人说,演出中尹树春走圆场时,上身纹丝不动,头上的帽带则一波一波地随着飘动,看上去非常漂亮。内行说,这和川剧的翎子功、椅子功相仿。可见,尹树春高超的演出技艺了。当然了优美的唱腔也是她的拿手绝活。为了加强说服力,我还把信拿给她看。她乐了,笑着说,好,好,我恢复整理一下后,再教给你。她有个小录音机,那年头这可是比较少见。随后几天,我经常看见,她在宿舍兼办公室里,拿着录音机唱听,一遍遍反复琢磨《回十八》的唱腔。

后来,果真她就把《回十八》表演中诀窍一一教给我了。

劳累过度,大师倒在舞台

尹树春在演出中有很多绝招,我们曾多次见过她的抖袖。越剧演出中大部分的戏服都是仿制的古代服装。在演出中就逐渐形成了一种抖袖技艺。抖袖有双抖、单抖之分,有轻重、大小、快慢、强弱的区别,有翻袖、折袖、拂袖等的划分。

尹树春在水袖应用上就很有特点。同样的抖袖子,她能根据角色心情和剧情发展,用不同抖袖展示不同人物内心活动。《孟丽君》中她演元成宗,出场后高视阔步,双手轻轻拂袖,到后来,她又用了手臂抖袖,表现元成宗的趾高气扬的心理,最后,用单双抖袖,表达对孟丽君的垂涎之心。最后愿望落空时,又用手腕臂肩的大幅抖袖,表达她无可奈何的心情。

1981年3月底,兰州市越剧团计划到上海演出。这是剧团恢复组建后,首次给上海的越剧观众汇报演出。观众热情高涨,好多人早上四点钟就排队购票,当时还严格限制每个购票的数量,每人只能购买两张。演员们状态也非常好。演出很成功。结果,连日劳累,再加上心情激动。5月7日下午,尹树春在上海光华剧场排练《二度梅》时,突发脑溢血,随后被紧急送往瑞金医院抢救,怎奈无力回天,于5月12日凌晨5点45分去世,一代越剧大师就此离我们而去。

从尹树春带着春光越剧团来兰,到1987年越剧团改为兰州轻音乐团。越剧团在兰州演出了31年。尹树春她们经历各种风雨,有过辉煌,也有过落魄,更多是对越剧的执着。她们带来了《西楼记》、《吕布与貂蝉》、《西厢记》、《梁祝》、《十五贯》、《红楼梦》、《珍珠塔》、《孟丽君》等传统剧目,也创编了《飞雪祁连山》、《文成公主》、《草原医生》、《油城曲》、《万家春》、《乾隆与香妃》等剧目。

这31年间,有遗憾,有挫折,但她们没有辜负这一方水土的养育,尽最大力量为兰州戏迷演出毎一台戏,她们的演出故事,至今还流传在兰州戏迷的记忆中。

讲述人 夏天舞 著名戏剧人 原兰州市越剧团业务科长

1983年越剧《乾隆与香妃》的剧照

1956年越剧《红楼梦》尹树春扮演贾宝玉

  上世纪五十年代  尹树春的便装照  (资料图片由讲述人提供记者翻拍)

上世纪五十年代  尹树春的便装照

-

-

相关阅读

caixiaoning8资讯网